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久久中文 > 都市现言 > [张云雷]师哥在上 > 068

[张云雷]师哥在上 068

作者:凌墨夜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19-08-14 06:42:40 来源:171xs

凌九夜想过很多次,等张云雷从ICU出来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可当他出来了,自己才知道,想再多都没任何用处,因为想做的那些事情,自己都不敢做。

想抱抱他,想亲亲他,想紧紧地搂着他。

可是凌九夜不能,因为他身上骨折的地方太多了,多到让人觉得碰他一下,都会引发剧烈的疼痛,只能贪婪的用目光瞧着他,盯着他,仿佛他会就此突然消失不见一样,让人恐惧的彻底。

最终,凌九夜也只能这么呆呆的看着,不敢动弹分毫。

他不动了,张云雷反而有点着急了,天知道多想跟他说说话,多想被他抱抱,哪怕只是握着手,都觉得无比幸福。

至少,能证明自己还活着。

“……辰儿……”张云雷实在忍不住了,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是因为自己受伤这么严重生气了,还是因为太过小心翼翼不敢有所动作了,亦或者是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干脆不想继续了,一时间焦急不已,忍不住想要伸手去够他。

“别动!”看他要动,凌九夜一下反应过来,赶紧走过去,不敢碰他,用言语喝止他大胆的举动,皱起眉头,“你老老实实躺着,大夫说你不能乱动,乖乖听话。”

他终于过来了,张云雷这才放心,眼巴巴的看他,皱了皱眉头,又很快放松,小声道,“……你别生气……”

“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能生你的气呢?”凌九夜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可眼下这时候,他养伤才最重要,哪怕心里逐渐有了些许气愤,也只能压着,拉过椅子坐在他床边,安抚道,“别胡思乱想了啊,我不生气,也不怪你,现在你就好好养着就成了,别的不用你操心。”

“嗯……”看他不像是敷衍自己,张云雷这才放心,微微喘了口气,手指动了动,一直叫着他的名字,“辰儿……”

“在呢,”凌九夜伸手握住他的手指,好在他右手没什么事儿,轻轻摩挲,俯身亲了亲他额头,眉头皱了皱,“我不走,就在这儿守着你,累了就睡吧,现在好了,我能天天陪着你了,别担心,啊。”

“嗯,”张云雷手上没什么力气,由着他握着自己的手,觉得安心多了,这才闭上眼睛,渐渐陷入了沉睡。

凌九夜没动,一直握着他的手,不知过了多久,杨九郎回来了,推开门轻轻走进来,瞧见他坐在床边,轻声道,“睡了?没事儿吧?”

“不太好,发烧,护士给他输上液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退烧,”凌九夜之前就按铃叫了医生过来,可也没办法,他伤势这么重,发烧是必然的,只能慢慢养着,消炎降温,另一手用毛巾给他擦了擦头上的汗,看向杨九郎,“他身边儿不能没人,得轮流看着才成。”

“这是肯定的,放心吧,我都跟他们商议好了,小龙过来帮着照顾他,咱哥几个来回轮换,不怕没人守着,”杨九郎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张云雷的额头,那热度让他皱起眉头,叹了口气,“这回辫儿可遭了大罪了,唉!”

凌九夜没吱声,心里忍着疼,他伤的这么重,浑身上下钢钉钢板都不知打了多少,想想就觉得疼的要命,可为了活命,为今之计只能这么让他忍着,后续还得动手术矫正他的腿脚,更是遭罪。

看他不说话了,杨九郎暗暗自责,不该提这事儿,这不是故意让辰儿揪心呢么,赶紧道,“你也别担心了,辫儿都出ICU了,只能往好了去,你要是这么闷闷不乐的,他不得更糟心吗,本来就够难受的了。”

“哥,我知道,你放心吧,在他面前我指定不这样,”凌九夜明白杨九郎的忠告,可让自己这么坦然看着喜欢的人遭罪,是真的做不到,不由得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张云雷的脸颊,对他有些烫热的温度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他难受,却帮不上一点忙。

“辰儿,你得明白,辫儿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的难过和同情,在他面前可不能有一丁点儿的表露,不然他就更难受了,”杨九郎就怕他还是太年轻,回头再跟张云雷露出点儿端倪,伤了自尊可就糟了。

“放心吧哥,我自己心里有数,我也知道他自尊心强,不会让他多心的,”凌九夜明白他的好意,点头应了,轻轻把张云雷的手放回被子里,看着输液瓶。

杨九郎跟他一起看着,俩人好歹还能一起聊聊天,打发时间,等傍晚冯照洋送饭过来的时候,张云雷已经输完液,醒了过来。

他刚醒不久,还有点睡眼朦胧的,下意识想揉眼睛,被凌九夜给拦住了,去拧了条毛巾给他擦了擦脸,试了试温度,有点退烧了,才松了口气,“你是不是饿了,所以醒的这么准呢?”

“……嗯……”张云雷是有点饿了,在ICU吃的都是流食,后来变成半流食,现在最想吃口饭,眨巴眨巴眼,“大哥。”

“哎,大哥在呢,好点儿没?”冯照洋朝他笑了笑,压下心里的心疼,尽量挤出一副开心的样子面对他,走过去摸了摸他额头,点头道,“是看着好多了,精神也好了,大哥给你做了你爱吃的菜,吃两天保准活蹦乱跳了。”

“是,我知道大哥手艺最好,”张云雷心里暖暖的,冯照洋每天都来看自己,哪怕有演出,也尽量赶回来照顾自己,感激极了,可说任何感谢的话都是苍白无力的,只有好起来才是让他们欣慰的,微微点头,又看向凌九夜,小声道,“饿了……”

“我喂你吃,”凌九夜接过冯照洋递过来的饭盒,里头做的都是容易消化的食物,也是张云雷平时爱吃的,一口一口慢慢喂给他,时不时让他喝口汤顺顺,怕噎着他,“慢点吃。”

张云雷吃了小半碗就不想吃了,到底重伤未愈,浑身都疼的厉害,加上发烧刚退,抿唇别开脸,“不想吃了……”

“行,待会儿要是饿了再说,”这时候也不能逼他,凌九夜由着他性子,放下碗筷,又喂他喝了两口水才安心,“累不?”

张云雷摇摇头,看着凌九夜,欲言又止,偷眼看了看一旁的冯照洋和杨九郎,有点不好意思,“你快去吃饭吧……”

“行,那我去吃饭了,”凌九夜倒是挺坦然的,反正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俩的关系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何况面对的是杨九郎和冯照洋,更不用遮掩了,凑过去亲了他脸颊一下,摸了摸他头发才起身打算去吃点东西。

冯照洋笑而不语,倒是杨九郎出声了,“哎哎哎,这儿还有人呢啊,怎么着把我跟大哥屏蔽了啊,这齁的,快给我支胰岛素降降糖吧。”

“你死不死的……”张云雷反射性的说道,怔了一下,瘪了瘪嘴,“小眼八叉的,是不是看我现在暂时起不来,薅不着你……”

“得了啊,你是云字科的,别学我们九字科的本事,你站起来我也不怕你,看咱俩谁薅谁,”杨九郎故意变着法儿的让他开心,跟他斗斗嘴,至少心情不再那么憋闷了,替换凌九夜去陪着他,省的他再胡思乱想的,心情不好。

凌九夜一边听他俩斗嘴,一边吃饭,憋不住的笑,心里却又觉得酸楚,忍着难过回头抹了抹眼角,怕让张云雷瞧见,肩上一沉,抬头看到冯照洋瞧着自己,低声道,“大哥。”

“没事儿,别担心,大哥陪着你呢,”冯照洋心疼他俩,这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张云雷是最需要安慰的那个,却不知凌九夜也同样需要人安慰,在自己看来,他们都是孩子,辰儿还比辫儿小两岁呢,更需要别人的照顾和劝慰,拍了拍他肩膀,“累了就说,伤心就哭,别憋着,有大哥在,有翔子在,你别什么事儿都自个儿担着,你跟辫儿再怎么好,也还是我们师弟,是他师弟,总有撑不住的时候,你得记着,你上头有师父,有师兄呢,啊。”

“我知道,谢谢大哥,”凌九夜自小跟在爷爷身边,没有父母为自己出头扛事儿,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自从来到德云社,才觉得自己也想要去依靠别人,冯照洋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头,也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孤单一人面对痛苦,身后还有这么多师兄弟陪他一起承担呢,“您放心,我没事儿。”

大约是听着他俩的声音不对劲儿了,张云雷想抬头看看,忍着疼出声了,“辰儿……你怎么了……?”

杨九郎坐着自然看到凌九夜抹眼泪了,赶紧安抚他,“没事儿,辰儿让咱俩说话给乐呛着了,大哥给他顺顺,你好好躺着,别乱动再疼的厉害了,又得让辰儿担心,让人家好好吃口饭成不?”

“哦……”张云雷闻言这才放心,乖乖躺着,皱紧眉头,伸出手指想扒拉杨九郎,被他握住了,才使足力气捏了捏他的手,怕他说话间又让凌九夜操心了,示意他别说太多。

杨九郎叹了口气,握住他手安抚的拍了拍,冲他点点头。

这两个人,一个怕对方为自己担心,一个就怕对方看出自己伤心,都是实心实意为了彼此着想,却偏偏得忍受这种痛苦,相互瞒着彼此的心痛和身体疼痛,也是受苦了。

如今,他只希望张云雷能快点好起来,也算是圆了所有人的一个心愿了。

吃好了饭,也入夜了,冯照洋本来想让凌九夜回去休息,起码好好睡一觉,可他死活不走,拗不过他,只能离开了,嘱咐杨九郎盯着点,第二天还得赶早班高铁回北京演出,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看冯照洋走了,张云雷瞧着坐在眼前的凌九夜,到底有些不忍心了,开口道,“辰儿,你回去吧,我这儿有翔子……”

“我没事儿,在这陪你一晚,明天回去休息,”他出ICU第一天,凌九夜哪能放心,怎么也得陪上一宿才觉得稳妥,死活不干。

俩人都挺犟的,杨九郎出声了,“行了辫儿,你就别劝他了,要换了你,你能走吗?就让辰儿跟这儿待着吧,他要是累了我替他会儿,我累了他看着你,别争了。”

杨九郎这么一说,张云雷只能闭嘴了,倒也是,要换了今天是辰儿出了什么事儿,恐怕自己是一步都不会离开的,只好妥协,“那你要是累了,就好好歇着,成不?”

“成,这不是为了能歇着我特意给你调的套房吗,大家都有地方休息,放心吧,”虽然郭德纲给他订的本来就是单人病房,但凌九夜还是觉得不够好,特意跟师父商量了一下,找人给他调了个套房,一来他住着也舒服安静,二来师兄弟们陪床都能有地方歇着,省的他自己也过意不去的。

“嗯,”张云雷这才安心,点了点头。

这一宿俩人轮流陪着张云雷,凌九夜睡了一觉,起来替换杨九郎,让他去睡会儿,守在床边,怕他再发烧,时不时就去试试温度才觉得放心。

本来睡得好好的张云雷突然动了一下,低喃了一声,凌九夜一惊,急忙去看他,握住他手,“辫儿怎么了?”

他眉头紧皱,似乎有些不安,哪怕闭着眼,眼珠都在乱转,仿佛做了噩梦,凌九夜轻轻推了推他,“醒醒辫儿,没事儿,醒醒。”

张云雷猛地睁开眼睛,只觉得冷汗滑落,喘着粗气看向身边,入眼的是凌九夜关心的神情,这才松了口气。

“怎么了?做噩梦了?”凌九夜用毛巾给他擦了擦汗,心疼的握住他的手,轻声安抚着,“没事儿,别怕,做梦而已。”

“嗯……”张云雷脸色有些苍白,微微闭了闭眼睛,握紧他的手,想让他离得近一点。

凌九夜放下毛巾,扫了一眼时钟,顿时觉得心狠狠的疼了起来。

时针指向凌晨四点。

他咬了咬下唇,凑过去,俯身轻轻吻住张云雷的唇,辗转安慰。

张云雷愣了愣,本想抗拒,却舍不得他的温柔,闭上眼睛,由着他轻吻。

那温柔的吻,像是吻在了彼此的心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